369 Words

4/22/2007

作父母的乐趣

迷糊 (美国)

妈妈初为人妻的时候,受过一次教育。

教会里,众小朋友围着个baby“关心”,baby 很快哭起来。这时走来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子,给baby解了围,温和而严厉地对小朋友说,“……他虽然是个baby,但他是个人,不是个toy。”

当时很惊讶。这句话一直留在了脑子里,作了妈妈后更是常常用来检点自己。

但人的劣根性不可战胜。在长年累月面对风风耍赖,半夜的啼哭等等之后,爸爸妈妈都学会施施然为自己找点乐子。

爸爸:
风风每晚总是主动把橘子送到手上,“啊啊”地要求剥皮服务。近来小同志对家务活的兴趣高昂,每每要亲自把橘子皮送入垃圾桶,并为每片皮皮专程一个来回。于是,爸爸把已经细致入微的橘子皮,小心翼翼剪裁成更多黄豆大小的单位。而小风风呢,带着不走样的严肃,一个一个地把它们送走。

妈妈:
喝着牛奶,妈妈看见风风正精力充沛地不知忙什么好。于是问他,“小调皮在哪里?”
风风一丝不苟地用两只手一起指着自己的嘴巴。
“风风的右脚呢?”
看着风风黄狗撒尿一样把右脚向后高高抬起,妈妈开怀地吃光了早餐。

标签:

4/07/2007

手帕

猩猩人类 (中国)

豆豆在家描摹幼儿园老师的腔调:“这个幺儿!又流鼻子来呀!”

小家伙流鼻涕,老师这样一惊一乍,跟小朋友心理造成很大压力——只会把快流出来的鼻涕用力吸回去,以免老师讨嫌、同学们跟着讨嫌。

昨天,我们一家去商场给豆豆选了三张手帕。染织品,两款传统花手帕,一款现代派黑白猪。

跟我们小时候一样,我回家从妈妈的针线盒里找出一根锁针,把手帕叠成长条别在豆豆外衣胸前,刚好露出方方的黑猪白猪。

希望豆豆能大大方方擤鼻涕。

标签:

2007/04A 征文主题:新新爸妈

新新爸妈,一“新”在懵懵懂懂中初为父母,二“新”在想比老一代做得有所不同。欢迎漂亮妈妈和XX(待定)爸爸来稿。

“育儿经新势力,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宣战。偶!也!” --猩猩人类

标签:

3/18/2007

发财去 (下)

apple (美国)

刘三说:真倒霉,我看咱们连个鬼都碰不着!

四楼里路灯完整,看得清楚墙上的“打倒”“黑干将”之类的早已视而不见的标语。眼看又要到走廊尽头了,却发现一个房间竟然有灯光。

刘三说:坏了,见鬼了。

我们鬼鬼祟祟地推开门。里面是完整的布置,一个人正趴在桌前看书。我们刚想跑,这个人一边站起身来,一边问:回来了?

我们被请进屋,坐在他的单人床上。

我问:你刚才和谁说话呀?

“啊,就是那个弹棉花的老单,看到这楼空着,他就搬到隔壁了。”

我又问:你怎么不搬走啊?

“噢,我犯错误了。”

刘三问:你打架了?

“我呀,骂老师了。呵呵。你们没吃饭吧,我请你们吃饭。”

他手脚利索地煮了一锅鸡蛋面,我们四个呼噜呼噜吃了个干净。

他还给我们拉了一段二胡。临走,他从床下拉出一个木箱。

“你们既然来发财,我就不能让你们空手回去。”

他送给我们每人一个“工作日记”的本子。

这个本子,我用了很长时间。

标签:

发财去 (上)

apple (美国)

我和毛磊、刘三约好了放学以后到刚腾空的家属楼发财去。把书包往家里一扔,晚饭还没有吃,我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刘三今天在学校说他在老楼的单元门口捡到一把纸弹枪,并提议一起去发财,我们才突然意识到差点儿错过这个好机会。

所谓发财,现在说起来其实跟捡破烂差不多,不知道谁发明的。最常见的内容是一大早到前一天放过电影的露天电影场转转。一般总能有所收获。最次也能捡个五分硬币什么的,够买一根甜滋滋的奶油冰棒了。

这次我们的期望颇高,毕竟一座楼上百户呢。刘三把空书包都背来了。

这是个筒子楼,门对门,中间长长的走廊。我们从一楼开始,挨着门一家一家仔细查看。东西倒真不少,但遗憾的是,主要是一些烂牙刷、破拖鞋之类的。我们从一楼上到二楼,从二楼又转到三楼。天已经黑了,而我们的全部收获仅有几把小刀和几根锯条。

我们不甘心,继续往上走。刘三却开始抱怨了。

标签:

2/11/2007

听齐秦的“狼”

eltee (美国)

只记得那是个夏天,否则我们不会在湖上划船。似乎高考的阴翳离我们还很遥远。

我的同桌,人称腰花--不要误会,在我们那所高中,几乎没有男女同桌的事情--在船到湖心的时候,很兴奋地说,啊呀,我从邻居那里听到齐秦的新磁带了,第一首歌叫狼,太好听了。

你怎么不翻录一盘让我们听听啊?几个朋友七嘴八舌。

他小气得来,不肯的。腰花有点羞赧地说。

那你有没有学会啊?唱一遍给我们听听也好的。张帅哥说。我们几个都在校合唱队滥竽充数,但张和隔壁班里的老母鸡是在我们的“黄水谣”之外对唱“张老三,我问你”的人物。

那你们不要笑,我来试试看。腰花清了清喉咙。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

没有伴奏的清唱,在开阔的湖面上散开来,愈发显得单薄。我们没有出声,没有笑。我好像听到了齐秦的声音从宝岛飘来,在三潭印月上转了个弯。

多少年后的加州的雨天里,又一次听到了这张CD,小儿在车后座上呀呀作声。腰花前不久办第二次婚礼,听说新娘是颗影视新星。我在MSN上托张帅哥帮我垫了一个红包。

标签:

1/13/2007

2007/01E 征文主题:神人

有些人注定要生活在传说中。

标签:

2007/01D 征文主题:第二个春天

人到中年。离8228还有点儿远。

标签:

1/07/2007

2007/01C 征文主题:青涩时代

成长的岁月最是令人难忘。

--杨庆煌:菁菁校园

标签:

1/06/2007

革命磁带

eltee (美国)

俺的声音上过一回磁带,不过只卖了两百盘。

那是火红的革命年代啊。对门寢室的一个有生意脑袋的投机分子(说他投机分子是指秋后他居然企图混入党内,未遂)打着为革命募款的旗号,录了一些演讲,又拉我朗诵了几篇革命诗歌,凑了一盒磁带到校出版社翻录了两百盘。

然后就是分头像那些收粮票卖袜子的小贩一样到各高校挨个门兜售。开始的时候不明白啊,净找男生宿舍,人家一听俺是“P大筹委会派来的”,就呼啦围上来打听革命形势,听完了也不掏钱买。

后来开窍了。不过卖女生东西也不容易,人家还非要拿出收录机现场试听,而磁带的一开头不幸是俺的朗诵。我以为人家听不出是我的声音,还跟人打哈哈说,“这人是我同学,你们就凑合听吧!”谁知那东北姑娘耳朵贼尖贼尖,爽朗地笑道,“那不就是你嘛!呵呵,南方人的普通话,这样算不错了。”

标签:

青涩时代

apple (美国)

有幸在二十多年后重遇高中同学,唏嘘感叹不已。

“转子,还记得秋雨吗?”

当然记得。

二十多年前,我们班有两派。一派为早日实现四化而拼命读书,也就是考大学; 另一派则受四人帮余毒的影响,不务正业,打架斗殴。很不幸,我属于后一派。

有一天,家里收到一封写给我的信。打开一看,竟然是我们班一位学习很好的女生写的。内容大致是说很佩服我敢于和到我校捣乱的混混做斗争,并因此负伤。的确,有这事儿,刚发生不久。

其他的内容都记不清了。但记得信说什么“青涩时代”之类的,没看懂。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把这封信给其他狐朋狗友传看。大家无不取笑我想找老婆了。我一气之下把信交给了学校。没想到正赶上“清除精神污染”,那个女生竟然被给了个处分。

后来我搬家,然后就一直在他乡异域,与高中同学失去了联系。

“她怎么样?”
“她后来退学了。结了几次婚都不成功。”
“为什么?”
“名声一直不好……”

标签: ,

2007/01B 征文主题:革命年代

对上个世纪八十年末一段特殊时期的回忆。

请发挥创造性地避免使用敏感词汇。

标签:

2007/01A 征文主题:对不起,朋友

心存愧疚,对朋友的回忆。

标签:

12/27/2006

2006/12 征文主题:童年回忆

人的一生有一个半童年。一个童年在自己小时候,而半个童年在自己孩子的小时候。童年,是人生的神话时代,将信将疑,一半靠父母的零星口述,很难考古。错过了自己的童年,还有第二次机会,那便是自己子女的童年。
--余光中

限回忆自己的童年。下一代的童年将来另开一题。

“童年”大致以10岁为上限。

标签:

12/16/2006

姜太公开始钓鱼

本网站开始无限期征集中文纪实类短文。

1。字数限不超过369字。标点符号不计,外文词(限少量)以词作字计。可配图(限一幅)、配乐(限提供链接)。

2。不接受虚构性文体(如小说)。

3。征文分主题性与非限制性两类。主题性征文的主题将不定期公布。

4。除非投稿者在投稿时有特殊声明,投稿者的投稿行为将被认定授于本网站在此电子出版及结集于纸质媒体再出版的权利。稿件不要求首发,但如已在其它媒体发表,投稿人应自行查证确认自己拥有再出版之权利。

5。投稿若被本网站采纳刊出,在可预期的将来内稿酬为零。若结集于纸质媒体再出版,稿酬以与出版社商洽合同为基础计算。但本网站对结集再出版的可能性不作承诺。

6。本网站为个人业余爱好类实验项目。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向周围的朋友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