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Words

2/11/2007

听齐秦的“狼”

eltee (美国)

只记得那是个夏天,否则我们不会在湖上划船。似乎高考的阴翳离我们还很遥远。

我的同桌,人称腰花--不要误会,在我们那所高中,几乎没有男女同桌的事情--在船到湖心的时候,很兴奋地说,啊呀,我从邻居那里听到齐秦的新磁带了,第一首歌叫狼,太好听了。

你怎么不翻录一盘让我们听听啊?几个朋友七嘴八舌。

他小气得来,不肯的。腰花有点羞赧地说。

那你有没有学会啊?唱一遍给我们听听也好的。张帅哥说。我们几个都在校合唱队滥竽充数,但张和隔壁班里的老母鸡是在我们的“黄水谣”之外对唱“张老三,我问你”的人物。

那你们不要笑,我来试试看。腰花清了清喉咙。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

没有伴奏的清唱,在开阔的湖面上散开来,愈发显得单薄。我们没有出声,没有笑。我好像听到了齐秦的声音从宝岛飘来,在三潭印月上转了个弯。

多少年后的加州的雨天里,又一次听到了这张CD,小儿在车后座上呀呀作声。腰花前不久办第二次婚礼,听说新娘是颗影视新星。我在MSN上托张帅哥帮我垫了一个红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