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Words

3/18/2007

发财去 (下)

apple (美国)

刘三说:真倒霉,我看咱们连个鬼都碰不着!

四楼里路灯完整,看得清楚墙上的“打倒”“黑干将”之类的早已视而不见的标语。眼看又要到走廊尽头了,却发现一个房间竟然有灯光。

刘三说:坏了,见鬼了。

我们鬼鬼祟祟地推开门。里面是完整的布置,一个人正趴在桌前看书。我们刚想跑,这个人一边站起身来,一边问:回来了?

我们被请进屋,坐在他的单人床上。

我问:你刚才和谁说话呀?

“啊,就是那个弹棉花的老单,看到这楼空着,他就搬到隔壁了。”

我又问:你怎么不搬走啊?

“噢,我犯错误了。”

刘三问:你打架了?

“我呀,骂老师了。呵呵。你们没吃饭吧,我请你们吃饭。”

他手脚利索地煮了一锅鸡蛋面,我们四个呼噜呼噜吃了个干净。

他还给我们拉了一段二胡。临走,他从床下拉出一个木箱。

“你们既然来发财,我就不能让你们空手回去。”

他送给我们每人一个“工作日记”的本子。

这个本子,我用了很长时间。

标签:

发财去 (上)

apple (美国)

我和毛磊、刘三约好了放学以后到刚腾空的家属楼发财去。把书包往家里一扔,晚饭还没有吃,我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刘三今天在学校说他在老楼的单元门口捡到一把纸弹枪,并提议一起去发财,我们才突然意识到差点儿错过这个好机会。

所谓发财,现在说起来其实跟捡破烂差不多,不知道谁发明的。最常见的内容是一大早到前一天放过电影的露天电影场转转。一般总能有所收获。最次也能捡个五分硬币什么的,够买一根甜滋滋的奶油冰棒了。

这次我们的期望颇高,毕竟一座楼上百户呢。刘三把空书包都背来了。

这是个筒子楼,门对门,中间长长的走廊。我们从一楼开始,挨着门一家一家仔细查看。东西倒真不少,但遗憾的是,主要是一些烂牙刷、破拖鞋之类的。我们从一楼上到二楼,从二楼又转到三楼。天已经黑了,而我们的全部收获仅有几把小刀和几根锯条。

我们不甘心,继续往上走。刘三却开始抱怨了。

标签: